更多精彩 >

蔡维德:区块链是500年顶级的创新,只是 2B 还没发挥出能量

2018-03-03 10:56:38   来源:新芽NewSeed  作者:盗火者联盟 

摘要:去年年底人们发现,一个不知名区块链项目的创始人,身价超过了谷歌创始人。但比起 2C,2B 区块链甚至有更大的能量。

区块链将完全改变现代商业的流程、基础设施。当商业流程改变的时候,整个社会的秩序也会改变。复式记账法改变了世界,分布式记账同样将改变它。


现在的基础设施,都是为中心化思想、流程设计的。区块链将搭建新的基础设施,会是投资的一个新机会。


现在,很多公司享受着专利性权利。它们未来可能覆灭。新的金融公司将诞生,而且非常地赚钱。


那些说“区块链尚早”的,大多都指2B业务。


去年年底,当一个不知名的区块链项目,创始人的资产超过谷歌创始人时,人们感到骇然。这是2C业务的能量。但2B的价值还会远超2C市场。


问题是,2B的技术需要重新开发。它的底层设施与2C很不一样。去年,DTCC说自己没法计算净额。加拿大银行的两个项目,跑起来都出了故障。


如果你拿以太坊交易代币,这没问题。但用它解决商业场景,就力有不足。2C和2B的区块链,算法、数据结构都不一样。


区块链投资,长期有应用VS底层技术之争。2017年早期,人们以为应用有价值,底层没有。如今正好相反。


如果你只做上面的应用,不做底层开发,就会做不下去,也很难有高门槛和竞争力。这是问题一。


做应用的公司,可能因为底层架构的变动,需要很大改动。现在基础设施还不完善,三年后甚至十年后,区块链本身都有不同,遑论应用。这是问题二。


当底层设施变动,应用层也会天翻地覆。电脑的应用就和手机上完全不同。当然,每个阶段都有自己的机遇。


最后,别理那些轻易否定区块链的人。国外许多机构,此前大力批评比特币、区块链公司,如今全都拥抱了区块链。摩根大通还说,交易员炒比特币就会被开除。如今,他们自己出了一本《比特币圣经》。


他们醒过来了,相同的事情几个月后,也会在中国发生。


在不久前,区块链技术讨论群“盗火者”联盟里,区块链专家蔡维德,就区块链的应用前景、发展阶段、投资机遇发表了观点。精简版新芽NewSeed已整理如上,全文速记如下。主持人是泰德科技的联合创始人李亮。


在资历上,蔡维德是中组部“千人计划”专家、北航数字社会与区块链实验室主任、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荣誉终身教授、英国伦敦大学学院区块链研究中心科学顾问、国家大数据(贵州)综合实验区区块链互联网实验室主任、赛迪(青岛)区块链研究院名誉院长。


全文整理如下:


新的社会制度将诞生,大量资金将流向“区块链基础设施”


李亮:区块链技术实现了无需中介当时点对点的价值交换。您能阐述一下它的意义吗?


蔡维德:它将会改变现代商业流程、基础设施。这两件事情都是非常重大的。计算机数据结构变的话,上边的流程和算法将会有重大改变。


区块链是一个分布式或共享式账本,跟以前的账本不一样。三年前,《华尔街日报》就说,区块链是500年以来最重要的科技创新,这句话是正确的。因为500年前发明的复式记账法到现在还在沿用。


现在因为有了区块链,有一个分布式、共享式,有共识机制的记账法出现,上面商业流程和计划会有全盘改变。当商业流程改变的时候,整个社会的秩序都会改变。所以,今天看到的社会各样的流程和秩序将会有重大的变化。这个就是数字社会的原则,数字社会是因为人类开始使用共享式账本,所以各样的商业流程甚至政务流程都会有巨大的变化。


现在我们的社会会变成旧社会,过几十年会有全新的社会制度出现。现在的基础设施都是为中心化思想和流程而设计的,当有区块链这种账本出现的时候,他的基础设施基本都要变。譬如说,现在银行的基础设施,基本上是在20年前和60年前变化的。60年前刚开始使用计算机处理银行业务,20年前因为互联网而改变。


现在因为区块链出现,需要有基于区块链的基础设施。银行或金融系统的架构都需要有新的基础设施。所以,以后会有很多资金投向基础设施建设,这就是一个巨大的变化。


如果看现在的流程,一些公司享受一些专利性的权利。比如银行,很多人都想开银行,但需要有大量资本,大量基础设施,大量软件才能做。所以,只有极少数财团才可以开银行。但区块链的出现,将可以使每个公司,甚至每个个人都可以变成一个小银行。中文称之为“自金融”,就是每个人都可以是一个金融公司。而且这个公司不一定是银行,他可以是卖大米的,可能是电影院,可以是零售店,或者是一个交通公司。看起来都不是银行,但以后都可以拥有银行软件和银行基础设施。所以,每一个不是银行的公司后来都可以变成银行。就像今天,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在家里就可以成立一个自媒体。虽然不能和新华社或央视比,但这样的自媒体可以非常多,而且很多人可以在自媒体上赚钱。


所以以后银行会继续存在,但会有很多自金融公司出现,这些自金融公司不是银行但会做一部分传统银行的业务,也会非常赚钱。


区块链尚早,还是未来已来?最先在哪里应用?


李亮:都说区块链技术尚属早期,那么相比之下是否联盟链技术的实际应用会更容易一些?如果是,那么我们现在已有的应用场景有哪些?未来可以应用的场景有哪些?


蔡维德:首先,要知道,说区块链技术尚属早期多半是指2B业务,2C业务已经非常多,而且非常盛行。有些人甚至认为2B业务没有价值,2C业务才有价值。仔细看2C业务,有些市值已经超过许多高科技公司。


在2017年12月,人们突然发觉一个大家不认识的区块链公司的创始人的资产居然大过谷歌创始人的资产,这把主力市场、主力基金、和主力公司都吓了一跳!这些价值都在2C市场,2B市场还没有开始。


2016年我做过研究,如果2B市场打开的话,其价值会远远超过2C市场。所以,说区块链处于早期主要是因为2B市场尚处于早期,而且很多问题没有解决。虽然都是区块链,但2B和2C的区块链技术非常不一样。以太坊基本上是2C的技术,让它做企业版的业务非常难,扩展性很差。根据现在的数据结构,本来就很难扩展。


关于应用场景,2B方面在金融、政务等各方面都可以用到。英国首席科学家说,区块链是百业可用。所以说未来区块链在那里的场景?答案就是百业可用。


2B和2C区块链设计会很不一样。举个例子。在2017年5月,DTCC在MIT开会说他们的区块链在清算方面遇到了困难,因为他们的区块链不能做净额计算,而他们的伙伴就是IBM。而事实上净额计算问题是可以解决,只需要采用新的方式。2017年4月,我们就已经解决这个问题了。


再比如加拿大央行,它用了两个区块链,以太坊和R3 Corda,做加拿大银行间支付(inter-bank)系统。只要一秒钟能跑一次交易就可以通过,结果两个都没有通过。有人说以太坊不是1秒可以跑20次交易吗?实际上这都是区块链领域的一些模糊点。现在所谓以太坊或比特币的交易速度是在于以太坊及比特币里边系统的交易速度。如果我们要做商业场景,那么场景里边所做的交易要比以太坊里边所做的交易复杂的多。


以太坊系统只要解决以太坊交易就可以。可是一个商业系统的交易,必须查身份证、现金以及其它账户。如果做大宗商品,还要查是不是有货,货是不是真实的,而且可能在不同的银行。所以,在商业用途上面,区块链会要比以太坊和比特币上面的交易系统要复杂的多。这就是加拿大央行项目失败的一个原因。


现在外边所报的TPS,就是交易速度,只是区块链系统自己的交易速度。当用在商业场景的话,碰到的困难会大得多,所以一般2C区块链是做不出来的。我们在这方面已经做了一年,做了一个清算系统和一个支付系统。这个问题比单单做一个2C的系统,技术要求要高得多。为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发展了大数据版区块链,如果没有大数据版区块链,在商业系统中是很难应用。


2C的区块链查询会非常繁琐、慢。所以,今天如果有人拿2C区块链技术用在2B方面,就会发觉困难非常大,很难跨过,因为里面的算法及数据结构都不一样。我们过去三年都是在做2B系统,遇到了很多问题,也解决了很多问题。我们解决的很多问题市面上都没有听到,因为只有亲自做了,才会发现里边的问题和解决方案。


联盟链的难题:拜占庭将军问题怎么解决?


李亮:您是如何解决联盟链里核心难点拜占庭将军问题的?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请教授先给大家讲解一下拜占庭将军问题。


蔡维德:首先,拜占庭将军问题其实没有那么困难,也不是那么难以理解。其实,拜占庭将军问题就是查验说谎问题。一群人,假设有一些人说谎的话,他们给不同的人不同的答案,大家在做共识的时候就糊涂了。


我们来看现在所谓最核心的拜占庭将军问题解决方案—PBFT,基本上是每个人投票,每个人把自己收到的投票再发给大家,以查验原来投票是不是有人撒谎。这就是拜占庭将军问题协议的最核心思想。如果有人以其它方法来想的话,就会非常复杂。


区块链的一个中心思想就是使用拜占庭将军协议来看是不是有节点说谎。如果有自称使用区块链的,而没有使用拜占庭将军协议,就代表这些节点在投票时完全相信别人投过来的票是正确的。听起来还可以,因为大家还是有投票机制。但区块链是要有人来做监管作业,如果只有投票机制,没有查验说谎机制,就代表监管是无效。


所以,如果有人说我用投票机制,但没用拜占庭将军,这就代表监管单位无法用这样的区块链来做监管,数字社会将不能达到。


现在有一些很著名的区块链公司,因为做不出拜占庭将军协议,放弃了。他们用的是数据库的共识机制,没有办法查验说谎。不能够查验说谎的区块链我称之为弱化的区块链,他们的共识机制就是“刘关张”协议,因为桃园三结义,三个异性兄弟彼此互相信任。如果你用的区块链使用“刘关张”模式,表示所有节点都互相相信。如果用了拜占庭的话,所有节点会互相怀疑。IBM超级账本就是因为使用了“刘关张”式的广播系统。


另外,区块链最核心的思想就两个:加密和共识机制。如果有人说花了很多年做了一个区块链系统,却没有共识机制,表明设计者没有完全理解区块链的中心思想在哪里。这两个中心思想缺少一个就不是区块链。


很不幸的是,世界上有几个出名的区块链到现在都没有共识机制,是用可以插拔的接口,可以让人放各种共识机制。


但是要做一个好的2B区块链,整个区块链系统就要为共识机制而设计。所以说用可以插拔的接口让人放各种共识机制是很难做出好的区块链。这好像引擎是车子的中心,一个好车子设计可以有随意可插拔的引擎?任何一个引擎都可以插拔放在一个高性能的车中?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所以一个区块链系统如果有可以插拔的共识,表示这系统优化还没有进入深水区。


另外一个关键问题。很多人说要开始做拜占庭将军,就把传统拜占庭将军协议拿出来,开始实践。这样做对吗?


事实上,我们看区块链的拜占庭将军协议和传统的拜占庭将军协议不一样。传统拜占庭一次一个交易,但在区块链里面一个块里可以有许多交易,可能有一两个,几千个,系统升级后可以有几万个甚至几十万个交易。澳大利亚就出了个区块链,一个块里可以有几十万个交易,每一笔交易在一块都是同一时间被做共识的,这就代表这几十万笔交易是同时被验证的。这就是说区块链使用的拜占庭协议不是传统的拜占庭协议,是并行拜占庭协议,是许多交易一起被验证。


所以有人拿传统拜占庭将军协议来优化就会遇到困难,原因就是用“串行”拜占庭将军协议来思考“并行”拜占庭的区块链设计。以这种思想做设计会碰到许多的困难:性能拔不高,或者还有其它问题。


当我们了解每一交易在同一块上是一起被验证的时候,我们会有全新的思想有全新的解释。我们在中国、美国以及加拿大都申请了并行拜占庭将军协议专利。


这件事情上月初在国外和一个区块链高手有过讨论,开始没多久对方就发觉他原来想的都是教科书上的串行拜占庭将军协议。所以,虽然做了很多优化,性能仍然打不开。跟我谈过才发觉,原来他一直在一个串行的框架和系统结构上优化。所以当我们了解区块链上的拜占庭协议本来就是并行拜占庭协议,它遇到的问题跟传统的拜占庭将军协议就不一样,设计方案也会不一样,整个系统架构也会不一样,因为区块链系统本来就是以共识为中心的。


2B的技术现在还很早。现在的区块链和两三年后会有巨大变化,十年后的区块链和两年后的区块链也会有巨大的变化。不要认为今天看到的区块链就是最后的版本,这些都还很早。区块链的技术发展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就跟互联网时代一样。


最早,雅虎、AOL等是互联网的英雄。可是后来的英雄则是亚马逊和谷歌。谷歌是公元2000年才出来的,当时还不被看好,但他们技术的确比较好,远远超出其它公司的技术,所以商业很开转向谷歌。这类事情以后也会发生,以后谁有真正的区块链技术,大家很开就会找过来。


2B和2C上面的区块链技术是非常不一样的。有些人就把两者混用,结果发觉环境不一样,里边设计大不相同。


区块链靠不靠谱,拉到沙盒上跑跑


李亮:沙盒技术是什么能跟大家普及一下吗?您最先落地了沙盒它有着什么样的重要意义?


蔡维德:沙盒意义非常大。一般人认为的沙盒事实上讲的是“监管沙盒”。监管沙盒是英国在2015年提出来的,基本上就是行政流程。一群监管者跟着一些技术提供商或是厂家、公司,坐下来说,你这技术能做什么,能给怎么样的验证?监管者很可能也不懂技术,(大家可以想象:一些可能不懂技术的人来执行监管沙盒的流程来监管科技公司的技术),只是讨论到一些行政、法律或商业上的问题。这不是我们所谈的沙盒。


我们所谈的是“产业沙盒”,是一个测试、监试、教育、开发系统,4系统合一的系统。事实上是一个云,可以让各样的人把各种应用放在沙盒里边跑,做测试。其最大优点是,所有应用,包括区块链应用,可以在同一平台做实验。这就具有巨大的商业价值和意义。


有人说云的发展就是因为没有沙盒出现,所以现在公有公的云,婆有婆的云,大家都有自己的云,都不互通,里边技术也不完全一样。但区块链产业沙盒可以建立一个标准,每个产业都需要自己的沙盒系统,一个大的领域里边可能需要许多个产业沙盒。例如金融领域,可能有支付沙盒、清算沙盒、交易沙盒及托管沙盒等各种沙盒系统出现。


沙盒系统有各样测试、有区块链系统和各种监控系统。哪个商家或机构有区块链应用,就可以在同一个沙盒平台上测试,也可以做黑盒测试。很多人不晓得,在一种高速区块链环境下,需要做长久的测试。我们发现,在2B的区块链上边,跑了一段时间后很多区块链开始解体,因为无法承受大量的数据,跑到一个月或一两个礼拜就开始解体,也就是系统停止工作。


所以,机构的区块链应用应该在沙盒上跑几个月,才能知道这个区块链是否靠谱。现在很多商业机构,每天只交易几个小时,而且每天晚上都不提供服务,晚上处理整修系统,就是因为如果跑两三天,他们的系统会解体。所以必须把系统关掉,重新做系统处理工作。


现在一些2C的区块链却是一天24小时跑,但速度非常慢。如果有一个沙盒系统,测试至少是半公开的,大家可以看到各样的系统,虽然你可以有不同的设计,可以有不同区块链,但对于用户来说,你是不是能够符合需求可以从区块链沙盒测试结果清楚看出。这就是产业沙盒的原则。如果没有产业沙盒,这个领域就会出现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情况,产业将不能进入一个正常的轨道,不能有一种正常的发展。


眼花缭乱的项目,哪些有投资价值?


李亮:如果让您以投资人的眼光去看,那么您最愿意投的是哪类区块链的项目?


蔡维德:一般区块链系统多半是应用系统,可能是一个网站或是一个特殊领域的区块链应用,这样的系统应用会非常多。另外,商业模型也会千变万化,有许许多多的事情会出现。另外一个区块链项目就是底层,公司自身主要做底层技术,再与别人合作或自己发展应用。


2017年早期,许多人认为应用是有价值的,底层是没有价值的。到2017年年底,大家意见正好反过来,大家反而认为底层最有价值,应用的价值不是那么高。为什么?如果没有底层技术,那用到的区块链技术是共享的,比如使用IBM超级账本或以太坊,那样在底层技术方面不可能有竞争力。竞争力只是在上边,是资源或应用的竞争力。


如果只是做上边应用而不做底层开发的话,就会发现做不下去。如果区块链改变的话,上面的改变会非常大。所以有人说,从上往下走难,从下往上走容易。因此,最值得投资的公司是底层技术公司。底层技术可以千变万化,百业可用。


两三年后的区块链跟现在区块链会大不相同,十年后的区块链跟现在和两年后的区块链也会大不相同。所以做应用的公司可能因为需要更改区块链而大做变动。另外,前边也提到,区块链的另一个巨大变化就是基础设施变化。


以后会有完全不同的基础设施出来,所以这个变化会是巨大的。对应用来讲,可能是件好事,因为应用可以大部分不变,但是因为下面基础设施变化,所以上面还是会有变化。举个例子,比如以前都是互联网,可是后来有了手机。手机上面也是互联网,但手机上的应用和台式机上的互联网应用还是不一样。以后,区块链会进入手机和台式机,会进入各样的系统。这些基础设施会带来应用上很多方便,但也会造成商业流程的巨大变化。


联盟链的自治有风险吗?


李亮:联盟链的self government 需要什么机制?


蔡维德:这个问题其实很复杂,因为一个联盟链需要一个互相监督机制,也就是拜占庭将军协议问题。很多人说拜占庭将军协议是一个容错机制,但是如果我们在系统里边将拜占庭将军作为主要功能使用以后,它就不再是一个容错机制而是功能机制,而且是一个需要另外一套容错机制支持的机制。


比如说,长城是中国的防御系统,但长城也需要保护,在明朝就在长城外边防护来保护长城。所以,拜占庭将军协议是需要自己的容错机制,这一点很多人没有考虑到。


如果要做一个2B或者说企业版区块链的话,拜占庭将军这种容错机制需要有它自己的容错机制。这些问题外边的文章或讨论会都没有讨论到,是因为大部分人都还没有真正去做,没有去做就不会发现这个问题,也不会发现解决的方案。


2017年,我们花了一整年的时间在研究这些问题。就像我们在2015年开始做联盟链的时候,当时世界上还没有联盟链的概念,这个名词都还没有出现。这个名词事实上是在2015年7月,我在北航同Vitalik谈话,他第二天发了个短文,才有这个联盟链概念出现。这之前都是用私有链。2015年11月才有许可链这个名词出现。但是我在2015年开始做联盟链的时候,这些名词都还没有出现。


2017年,我们在做企业版应用时,发现很多新问题,也是外界都没有发现的问题。在一个区块链系统,找到共识只是第一步。在企业版区块链系统里,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责任,就是发现谁在说谎,发现说谎者就应该立刻将其从区块链联盟中踢出去,避免它继续说谎,混淆视听,让区块链瘫痪。这些就是区块链企业版中的核心问题。这是2016年我在英国牛津时就讨论到这问题,文章是在2017年发的。


所以,我说过,只有真正努力去做企业版区块链,真正去做一些实际应用,而不只是拿以太坊或比特币来做企业交易,而是在真实场景上的商品交易,或者清算,就会发现区块链上的问题非常多,解决方案和现在区块链解决方案是很不一样的。我们已经把大部分解决方案变成了专利,正在申请中,不出意外,明后年还会申请许多专利。


如何避免公链分叉问题?靠大社区


李亮:公链完全没有owner,它的维护和发展靠什么机制?公链的代码也是完全公开的,也就是说任何人都可以完全开始一个新的链或分叉,那么如何避免区块链社区碎片化?


蔡维德:首先要明白,公链是有owner的,不是没有owner的。每个公链的核心开发者就是它的主人。现在,很多机制靠发币赚钱。因为公链的代码是公开的,所以很多人就开始做各种各样的分叉,你说怎么能阻止这样的分叉呢?那是不可能阻止的事情。所以说,分叉或各种各样的碎片化是一定会有的。


只能说比较大的社区能够建立自己的制度,维护自己的社区,让那些分叉成为小的碎片化而已。


区块链时代,中国的机会是什么?


李亮:教授我知道您目前正在加拿大,能否给大家分享下目前国外的区块链的现状?和国外相比,中国区块链领域的机会和优势是什么?


蔡维德:国外区块链是蓬勃发展。2016年有很多区块链公司出现,因为2015年10月在《华尔街日报》报道,区块链被证实有用。2016年有几家非常大的区块链公司从华尔街拿到不少钱,而且大张旗鼓宣布他们要做一些重要项目。但到2016年结束的时候,他们大部分没有宣布自己的试验结果,反而是听到一些负面的消息。特别是在2017年初到5、6月份的时候,加拿大央行实验用了两个区块链,以太坊和R3 Corda。他们只要做到1秒钟在加拿大银行之间(inter-bank)做1次支付交易即可,结果做不出来。加拿大央行还说,如果使用区块链系统,不但达不到银行要求,而且还会增加系统风险。所以,国外虽然很积极,还是遇到一些技术上的困难。


但是,2017年,因为ICO事件发生,整个资本市场改变。我昨天在财新网上发了一篇文章,上面讲到摩根大通和索罗斯。索罗斯这位世界金融大鳄曾经呼风唤雨,震动了很多国家,包括英国、东南亚一些国家,还有韩国等。他唯一出名的失败就是在香港,因为他和中国政府对抗。虽然他把很多国家都打跪了,因为他各方面的基本预测都是正确的。


索罗斯在2017年也开始进攻区块链,买了Overstock的股票,直接投入1亿美金。所以可以看到在国外,主力市场主力基金现在已经完全接受区块链,开始全面进攻。而且一些2B的事,现在都在积极谈论。所以整个趋势是非常看好的。


我曾经以“块来疯”来形容,英语叫作“blocksanity”,就是大家听到区块链就疯狂了。2017年年底左右国外就有“快来疯”现象出现,我当时估计2018年3月才会到中国,结果2018年不到1月,这种现象就在中国出现了。


这代表一个主力基金、银行,包括以前一直在大力批评比特币、区块链的公司,现在都全面走向了区块链。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是非常典型的,2017年10月还在大骂,还说银行交易员如果购买比特币会被炒鱿鱼,因为他们愚蠢。结果,2017年2月5日,摩根大通自己出了一本《比特币圣经》,里边讲到比特币是有价值的。


2017年第四季度到2018年第一季度,整个国外银行界,金融界,以及基金界,已经全面改观。当然还有很多机构还不是很清楚区块链这件事情,但是已经有很多人醒过来了。


微信图片_20180213114734.jpg

猜你喜欢
原创

财链社|BAT区块链风云: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BAT区块链

在我国随着互联网高速发展起来的三位巨头:百度、阿里、腾讯,分别掌握着中国的信息搜索、信息交易、信息交...

9小时前

金融界2018年达沃斯之夜暨区块链+思享会在天津成功举行

区块链金融界

9月17日,由金融界网站主办的2018年达沃斯之夜暨区块链+思享会在天津举行。

17小时前

原创

研报|2018年区块链物联网:项目市值规模约为30亿美元

区块链

物联网产业发展在取得长足进步的同时,也面临着安全隐私以及成本方面的挑战,而区块链自身具有的特性很好地...

6天前

原创

巨额债务压顶,股民留下遗言,这家公司还有救吗?

区块链北讯集团

今年以来,上市公司债务雷暴时有发生,多家上市公司因债务危机陷入经营困境,其中最典型的一家公司就是坚瑞...

2018-09-11

原创

技术|“证券化通证”会是让华尔街虎视眈眈的下一个区块链新风口吗

区块链STO

任何新生事物都会经历曲折地发展过程,比特币如此,STO亦如此。区块链本身就是一场社会实验,对于STO...

2018-09-11

世界经济论坛:人工智能需要解决偏见问题

人工智能机器人

据外媒报道,在世界经济论坛上,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主管凯-弗思-巴特菲尔德(Kay Firth-Bu...

1天前

腾讯发布AI开放平台 攻坚通用人工智能

腾讯AI

作为“数字工具箱”中的制胜法宝,人工智能与大数据、云计算共同构成了新型基础设施,腾讯要借助人工智能继...

1天前

谷歌深耕汽车业 与最大汽车联盟展开合作

谷歌

“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所售出的汽车数量超过全球任何一家汽车厂商,而该联盟选择谷歌为自己下一代车载信...

1天前

硅谷投资人张璐:人才的创新教育很关键 要有全球化创新思维

投资人硅谷人才张璐

张璐表示:人才的创新教育很关键,无论这个人才是创业还是进入大型的机构,创新精神可以伴随他一生。

1天前

世纪华通拟298亿收购盛大游戏网游业务,深交所发问询函

世纪华通盛大游戏网游

9月12日,世纪华通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拟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以298亿元的预估价收购盛跃网络10...

1天前

阿里巴巴CFO:公司已经进行了800亿美元的战略投资

马云阿里巴巴

9月18日,据外媒报道,在阿里巴巴2018年投资者大会上,阿里巴巴CFO武卫表示,公司已经进行了80...

1天前

人工智能的全球对话:机遇与挑战均无处不在

人工智能红杉中国东软集团

以医疗为例,机器能够积累知识,降低培养医生的难度,提升诊疗的基本准确性。与周逵持有类似积极态度的,还...

1天前

汪建:华大基因最大的挑战是让普通人也用得起前沿技术

华大基因汪建前沿技术

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表示,华大基因的目标就是能把基因的研究实现应用的转化,能够在中国,在全世界去让更多...

1天前

梁治文:取消了外资持股的限制,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梁治文外资持股

在中国的金融开放分论坛上,摩根大通(中国)首席执行官梁治文表示,外资限制的取消,包括资产公司,证券公...

1天前

刘世锦:在恰当时候中国金融业开放步子不妨放大一点

金融刘世锦

在刘世锦看来,中国金融业开放的过程中,应考虑如何促进中国当前所存在问题的解决。例如中国的市场准入门槛...

1天前

投资家网(www.investorscn.com)实时提供专业的创业、投资资讯和深度分析。长按右侧二维码添加"投资哥"可与小编深入交流,并可加入微信群参与官方活动,赶快行动吧。

乐视网:贾跃亭质押股票触及平仓线 公司实控人存变更风险

腾讯科技讯 9月19日消息,乐视网晚间发布两则公告,称贾跃亭先生所有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已触及协议约定...

马云最新演讲:新制造来袭,中国制造业将如何被重新定义?

“不是制造业不行,是落后的制造业不行,是你的制造业不行”,马云道。

阿里云总裁胡晓明:云计算改变城市生活 杭州城市大脑2.0发布

云栖大会的主题是“驱动数字中国”,国家最具生命力的单元就是城市,所以在本届云栖大会上,阿里云发布了一...

高通CEO:公司与苹果倾向于在专利纠纷上达成和解

“移动行业的科技巨头与产品领先者合作,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马云:只有经历过灾难,才能成为了不起的企业

“我相信,摩擦中会冒出很多新企业,用了新思想新技术的企业,一定会成为未来的赢家”。

超200位新媒体创始人出席,新媒体大会暨蓝鲸新媒体之夜颁奖盛典

超200位新媒体创始人出席,新媒体大会暨蓝鲸新媒体之夜颁奖盛典

2018年9月20日,由蓝鲸财经、蓝鲸浑水联合主办;界面新闻、财联社、摩尔金融、上海自媒体联盟协办;...

100+技术大咖齐聚QCon全球软件开发大会,助力突破技术瓶颈

100+技术大咖齐聚QCon全球软件开发大会,助力突破技术瓶颈

InfoQ即将在10月18-22日上海宝华万豪酒店举办的QCon 全球软件开发大会作为全球性的技术会...

金融界2018年达沃斯之夜暨区块链+思享会在天津成功举行

金融界2018年达沃斯之夜暨区块链+思享会在天津成功举行

9月17日,由金融界网站主办的2018年达沃斯之夜暨区块链+思享会在天津举行。

三年三次转型 冠群驰骋举办2018“终端消费”战略发布会引行业关注

三年三次转型 冠群驰骋举办2018“终端消费”战略发布会引行业关注

2018年9月15日,“新使命 新思维 新征程——2018冠群驰骋债股结合3.0成果发布会”在人民大...

华顺信安呼吁:利用网络空间测绘“技术核武器”助力网络安全防护

华顺信安呼吁:利用网络空间测绘“技术核武器”助力网络安全防护

9月17日,2018年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活动在成都正式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