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

滴滴一下,无人应答

2018-07-11 23:55:25   来源:首席人物观  作者:江岳 小芳  

摘要:对于滴滴来说,最危险的麻烦始终是政策。从战争开端,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就悬在这家公司头上。

在北京,很多人最近“恨”起了滴滴。


人们发现,叫车等待几十分钟的情况越发常见。这座被网约车改变了出行方式的城市,仿佛一夜回到解放前——一项严查非法客运的法规在7月1日落地,其中针对“京户”和“双证”的排查让很多滴滴司机不敢上路。


怨声之中,这家6岁的公司又迎来新挑战。


在网约车战场里,滴滴曾是最疯狂的烧钱机器,也是最得意的胜利者。但变化常在。挑战者开始垄断的那一刻,危机也就此埋下,与此同时,失意者在反击,领头者被孤立,说到底,这场战争远未结束。


程维面前坐着一个年轻人,对方问他,“我的工作内容是什么?”“打车”。


看着对方疑惑的眼神,程维继续说:“我每天给你400块,你就绕三环打车,不要去昌平,资金有限,省着点花。”


那是2012年秋天,滴滴刚上线不久。为了让司机有单接,这位前阿里人捡起了马云当年创立淘宝时的刷单做法:雇人打车。


与2年前成立的易到用车还游走在“黑车”的灰色边缘不同,程维选择了出租车作为切入口。事后看来,这是个聪明的选择——与垄断者合作的存活几率,远远大于直接挑战。


不过,“攻城”难度依然很大。


高枕无忧的出租车行业,并不需要一位互联网外来者。程维和团队1个月内跑遍了北京189家出租车公司,得到的答案都是“拒绝”。直到第40多天,昌平一家小出租车公司松了口,程维得到了15分钟的产品推介机会,对方旗下的200辆车就是最初的曙光。


等到滴滴上线时,后台属于司机端的橘色小灯亮了16盏,这意味着系统里只有16名司机。有滴滴员工很沮丧:在北京这座超级城市里,16名司机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产品也不太给力。虽然在给王兴显摆继而被喷“垃圾”后,程维对产品做过调整,立志要达到70分以上,但司机抢单时总出现bug,结果订单没抢到,还得赔上上网费,他们一度怀疑:滴滴是跟运营商一起赚流量的骗子。


而程维也是事后才知道,自己带着团队拼命推广的这款APP,外包团队原来就是一位中专老师加上几个学生。


程维其实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一款叫“摇摇招车”的软件大概比滴滴提前半年上线,创始人王炜建做过广告和牛奶代理,这位互联网外行做出的网约车产品被朱啸虎评价“完全不是互联网思维”,因为用户必须先注册、充值才能使用。


不过王炜建的传统路子走得好。他花300万和首都机场建立起联系——这是一个每天出租车吞吐超过2万辆的超级网点,也是一块旁人垂涎却难以得手的肥肉。


程维走的是互联网路子,教育用户自然是躲不掉的步骤。那是iPhone5 发布的一年,北京出租车司机里,只有15%的时髦人拥有智能手机,但“赚钱”的动力人人都有,于是,在大兴监狱旁给司机做培训时,程维说的最多的就是“帮你们赚更多的钱”。


不过,场下司机没一个人抬头看他。这群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隔壁住着领导人的北京土著最不信的就是“画饼”。


程维用“每周5块”的流量补贴打动了他们。这年11月,他拿到了金沙江创投的300万美元,在此之前,滴滴账面仅剩1万元。


同年,快的打车在杭州也渐有起色。在“安装快的软件就赚20块钱”的驱动之下,大批杭州出租车司机成为尝鲜者。


大战号角由此吹响。


2014年春天的那场网约车补贴大战,成为很多人的“美好”回忆。


疯狂从2月持续到5月,滴滴和快的抢着撒钱。在北京,有人连去1公里外的菜市场都要打出租,因为补贴后的车费只要1块,赶上运气好还能免费。司机端的补贴也狠,每月突然多出来的几千块补贴,让很多出租车司机的服务态度突然好了起来。


马化腾是其中的关键人物。


2013年春天,新上任的全国人大代表马化腾在“两会”间隙专门找程维吃饭,不过,后者在赴约之前就打定了主意“不在B轮给腾讯领投的机会”。他不愿过早站队——当时老东家阿里已经投了快的,程维如果接受腾讯,就相当于站到了敌方阵营。


但很多时候,flag立出来就是用来打脸的。


没多久,程维在一家足浴店里跟天使投资人王刚达成一致:接受腾讯领投。微信的流量入口太诱人,他们也担心,腾讯如果转身去投摇摇,滴滴就会陷入危险。


阵营选定后,大战的条件就此具备。滴滴和快的分别成为腾讯、阿里在网约车赛道的代言人。


不过,程维后来把补贴大战的起源归结为“擦枪走火”——起初他只是从腾讯那拿了1500万费用,作为补贴,鼓励用户使用微信支付。


没想到,原计划三周花完的费用,上线半天就见底了。


显然,不管是腾讯还是滴滴,都低估了补贴的力量。


疯狂涌进的订单塞满了滴滴原本的40台服务器。在程维求助之下,马化腾调集了腾讯技术人员,一晚上准备好1000台服务器,双方合作赶工7天7夜,重写了滴滴的服务架构。


此时,快的已经在阿里支持之下火速入场,后者不愿看到微信支付的崛起。快的喊出了减免金额“永远比同行多一元”的口号,战事也随之变得更加疯狂。


鏖战一直持续到5月,最疯狂的时候,两家撒出的补贴费用单日达到2000万美元。王刚后来回忆那段日子:来不及喘气,天天都是高潮。


持续高潮的代价就是,滴滴在那个春天烧掉了14亿,快的烧掉了10亿。


烧到最后,谁都扛不住了,补贴的效果也触到了天花板,5月,友好信号开始在滴滴和快的之间传递,你降一点补贴,我再跟进一点,直到5月17日,战事正式告一段落。


类似的补贴打法,1年后被程维用在了与Uber的战场上。


进入中国市场前,Uber 释放的信号很强硬。创始人卡拉尼克提起了朱啸虎在2012年带着程维上门寻求投资的旧事,当时Uber 提出的条件是40%股份,双方就此谈崩,于是也有了卡拉尼克后来的那句宣言:


“要么接受Uber占股40%的投资,要么被Uber打败。”


热衷战争史的程维将此举视为1840年的鸦片战争,卡拉尼克俨然成为船坚炮利的入侵者,“要么就割地40%,要么就打到紫禁城kill you”。不过,在程维看来,中国和中国互联网已经不是1840年,我们在战略上藐视,战术上重视。


补贴战硝烟再起。


卡兰尼克为中国市场准备了10亿美金的补贴预算,滴滴方面也备足了弹药——2014年入职滴滴的柳青在资本市场有着长袖善舞的能力。


第二次补贴战打了一年多,盈利成为最不重要的事情,到2016年夏天时,Uber在中国市场的亏损已经超过20亿美元。


投资者坐不住了。于是历史再次重演:双方宣布停战,继而合并。中国成为Uber在全球第一个碰壁的战场,33岁的程维也成为网约车战争里最成功的“清道夫”。


关于网约车补贴大战的疯狂奇观,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的这段话或许代表了很多人的观点:


“如果提前几年说,中国互联网的产品会一天烧掉几个亿,就跟《大腕》里说炸掉喜马拉雅,把印度洋暖风引到西藏一样,听上去不是个笑话吗?”


程维在投资人眼里有“土狼”之称。


这个名号缘于滴滴从成立开始一直战火不断,程维没时间、没精力、也没必要把自己修炼优雅。


但他足够狠。几场大战之后,他愈战愈勇,等到2016年冬天时,滴滴已经拿下了网约车市场90%的份额,程维在互联网大会上放出的话是:“中国主场比赛已结束,接下来要走出去”。


滴滴开始国际化征途,盈利也被重视起来——培育多年的网约车市场已经到了收割季节。有滴滴员工接受《财经》杂志采访称,滴滴与Uber合并之后,公司不再大张旗鼓去烧钱,对业务部门的考核增加了盈利权重,“有几个月公司的全盘目标是要盈利”。


赚钱压力之下,补贴自然渐渐消失了。网约车成为滴滴一家独大的江湖,所有的游戏规则,核心都由程维掌握。


有人对此不满。


曾获得“滴滴十大出行司机”称号的汪博感受很直观:自己的收入从原来最高3万降到了1万。赶集网车曾经在2014年发布报告,称当年专车司机的平均税后收入是8509元,超过上海白领,但进入和平时期后,这些都已经成为历史。从2016年开始,司机不满收入下降而发起的罢工,在北京、广州、深圳等多地上演。


打车价格也上涨了,一边缅怀补贴大战一边抱怨的人们这才发现:似乎也没有太多的选择了。


滴滴成了新一代的超级出租车公司,让人又爱又恨。失意者和觊觎者由此看到了机遇——2017年情人节,美团打车在南京上线,几个月前,王兴和程维还在乌镇相谈甚欢,几个月后,程维借《财经》专访传递的回应是:尔要战,便战。


闻风而来的挑战者还有不少,嘀嗒出行、易到出行都卷土重来。他们都显得野心勃勃:易到计划在2018年实现3.75亿订单,日均单量100万;首汽约车则直接提出了在中高端商务市场做到第一的蓝图。


网约车战场似乎又热闹了起来。不过,从目前市场份额来看,这些挑战者尚不足以动摇滴滴打下的江山。


对于滴滴来说,最危险的麻烦始终是政策。从战争开端,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就悬在这家公司头上。


早在开疆辟土的荒蛮时代,程维被问到最多的话就是“你们有没有交通委员会的红头文件”。此后,针对网约车是否合法的命题,一直在影响着滴滴的进程。


相比与快的、Uber交手的明战,这场与政策博弈的暗战,滴滴似乎打得更吃力——最近的例子发生在7月,有媒体报道称,《北京市查处非法客运若干规定》实施的第一个上午,执法队检查车辆1800辆,查扣黑车54辆,平均半小时查处3辆车,并处1万到1.5万元罚款。


由此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滴滴一下,无人应答。


当然,这不会就此成为滴滴的结局。这家独角兽公司的上市传闻已经流传在坊间,像当年摇摇招车那样“政府出个文,随时都倒掉”的机率已经降到很低。


与履历鲜亮的学霸创业者不同,因为漏掉三道数学大题,程维当年的高考成绩并不理想,他被调剂到北京化工大学的行政管理专业,毕业后辗转保险公司、足疗店,换了几份工作后才进入阿里,当了名底薪1500元的销售员。


成名之后,他在公众视野中的人设也不算鲜明。相比使用滴滴的频次,人们对于这位创始人的熟悉程度似乎就差远了。


但“尔要战便战”的硬气和野心似乎很早就有。在阿里负责4个人的销售小组时,他组织了一次团队聚餐,打算取个响亮的名号。当其他几个人的眼神都投向程维时,他缓缓吐出了四个字:君临天下。


猜你喜欢

失去夜间滴滴的这一周,我们得到了什么?

滴滴网约车

经过近段时间的安全整治,滴滴方面表示随着司机准入门槛的持续提高,安全措施逐步落地,滴滴在保障司乘安全...

3天前

滴滴恢复深夜出行第一夜:安全知识考核遭吐槽

滴滴深夜出行

滴滴恢复深夜出行第一夜:新手司机被刷,安全知识考核遭吐槽

3天前

滴滴15日起恢复深夜出行服务 司机安全服务1000单才能接深夜单

滴滴出行

滴滴14日发布公告称,9月15日起,将按原计划恢复深夜出行服务,同时将试行深夜运营规则。试运行期间,...

4天前

滴滴消失的最后一夜,终于熬出头了!

滴滴柳青神州租车自如

从9月8日到9月14日,消失了一周的滴滴,终于回来了。

5天前

滴滴9月15日恢复深夜服务 安全服务超千次才能接单

滴滴安全服务

9月15日起,滴滴将按原计划恢复深夜出行服务,同时将试行深夜运营规则。

5天前

许家印赴美揭开FF神秘面纱,命运坎坷的FF91终于要翻盘

贾跃亭许家印FF

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一行来到位于洛杉矶的美国豪华电动汽车品牌Faraday Future(法拉第...

2018-07-15

迎战“奢侈”新零售,解锁资本、巨头、品牌触网的正确姿势

互联网电商奢侈品

新零售时代下,诸多一线奢侈品牌一改曾经的高冷姿态拥抱互联网;奢侈电商平台更是努力提升在资本市场的存在...

2018-07-15

万科负债1万多亿背后,细极思恐!

万科

一直有行业龙头之称的万科,公布其前4月销售额为1961.5亿元,可谓业绩亮眼。与此同时,截止1季度,...

2018-07-15

缺钱的OfO,正倔强地活着

共享经济OfO

要想挣脱阿里的飓网,不被巨头化,ofo就要拥有绝对的行业优势,从而掌控未来与阿里谈判的话语权。但现阶...

2018-07-15

瑞幸咖啡的狂傲

瑞幸咖啡

曾在5月“公开叫板”星巴克的瑞幸咖啡融资了。

2018-07-15

世界杯即将结束,餐饮行业的宵夜大战却一触即发!

餐饮行业世界杯

世界杯接近尾声,足球场上酣战淋漓,场下各商家也在进行一场世界杯“夜宵经济”的“掘金”大赛。众商家争...

2018-07-15

工业互联网开启数据长河,新“数据金矿”如何实现互联互通

工业互联网数据金矿

工业互联网平台大大加速了IT、OT的融合过程。数据开始从设备中挣脱数据重力,像珠子一样,四处滚落。而...

2018-07-15

美团现在“慌得一笔”?只因外卖竞争已经不是“军备竞赛”

饿了么美团

美团必须正视的是,他们如今面对的竞争对手,是一个正在全面融入阿里新零售体系的饿了么。

2018-07-15

从苹果的“泰坦计划”看无人驾驶技术的基石——高精地图

苹果无人驾驶

无人驾驶车辆未动,地图先行。谷歌、百度、苹果等科技巨头已经在地图上形成了一个技术门槛。不过,当前三方...

2018-07-15

真实的拼多多:我们统计了56款爆品数据

京东拼多多天猫

拼多多能让你感觉到用5000元就可以买到5万元的高质量商品,这就是GMV暴增的核心秘密。

2018-07-15

投资家网(www.investorscn.com)实时提供专业的创业、投资资讯和深度分析。长按右侧二维码添加"投资哥"可与小编深入交流,并可加入微信群参与官方活动,赶快行动吧。

乐视网:贾跃亭质押股票触及平仓线 公司实控人存变更风险

腾讯科技讯 9月19日消息,乐视网晚间发布两则公告,称贾跃亭先生所有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已触及协议约定...

马云最新演讲:新制造来袭,中国制造业将如何被重新定义?

“不是制造业不行,是落后的制造业不行,是你的制造业不行”,马云道。

阿里云总裁胡晓明:云计算改变城市生活 杭州城市大脑2.0发布

云栖大会的主题是“驱动数字中国”,国家最具生命力的单元就是城市,所以在本届云栖大会上,阿里云发布了一...

高通CEO:公司与苹果倾向于在专利纠纷上达成和解

“移动行业的科技巨头与产品领先者合作,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马云:只有经历过灾难,才能成为了不起的企业

“我相信,摩擦中会冒出很多新企业,用了新思想新技术的企业,一定会成为未来的赢家”。

超200位新媒体创始人出席,新媒体大会暨蓝鲸新媒体之夜颁奖盛典

超200位新媒体创始人出席,新媒体大会暨蓝鲸新媒体之夜颁奖盛典

2018年9月20日,由蓝鲸财经、蓝鲸浑水联合主办;界面新闻、财联社、摩尔金融、上海自媒体联盟协办;...

100+技术大咖齐聚QCon全球软件开发大会,助力突破技术瓶颈

100+技术大咖齐聚QCon全球软件开发大会,助力突破技术瓶颈

InfoQ即将在10月18-22日上海宝华万豪酒店举办的QCon 全球软件开发大会作为全球性的技术会...

金融界2018年达沃斯之夜暨区块链+思享会在天津成功举行

金融界2018年达沃斯之夜暨区块链+思享会在天津成功举行

9月17日,由金融界网站主办的2018年达沃斯之夜暨区块链+思享会在天津举行。

三年三次转型 冠群驰骋举办2018“终端消费”战略发布会引行业关注

三年三次转型 冠群驰骋举办2018“终端消费”战略发布会引行业关注

2018年9月15日,“新使命 新思维 新征程——2018冠群驰骋债股结合3.0成果发布会”在人民大...

华顺信安呼吁:利用网络空间测绘“技术核武器”助力网络安全防护

华顺信安呼吁:利用网络空间测绘“技术核武器”助力网络安全防护

9月17日,2018年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活动在成都正式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