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

“船沉了船长要跟着一起死”,“Uber屠夫”程维写下四年创业心得

2016-10-10 02:29:53   来源:投资家网  作者:老高 

摘要:我们的投资人,见面都没有超过两次的。好的投资人,一定会告诉你,下一次见面的时间。每次要有两个备选投资人,其实,自己也不知道值多少钱,有两个,这样就不会太亏。

 

aa5cb2c5eed2a65c838be5af978a748-2

 

“上帝是公平的,他在关闭一扇门的同时,也打开了另一扇窗”。

在投资人和滴滴出行(下称滴滴)员工眼中,程维头脑冷静、目光敏锐、谦逊,这些优秀的品质在同Uber长达两年的厮杀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一些熟悉他的朋友则这样描述,外表下的程维手腕非常强硬,还是一个拥有民族自豪感的人。

随着Uber退出中国市场,程维所受到的关注反而与日俱增,所有人都在注视这个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的男人在打赢烧钱战后,如何将这家公司带入正轨?

2016年8月以前,程维在国外并没有什么名气,更多时候由总裁柳青充当滴滴形象代言人;8月以后,他多了一个外号“Uber屠夫”,耗资数十亿美元击败了在华最强对手。

程维领导下的滴滴,在短短四年内覆盖中国400座城市,新一轮融资后估值更是达到360亿美元,跻身全球最高估值最高私营公司之列。

这个30岁出头的80后青年人,正逐步走入一线企业家行列。

640.webp (1)

初出茅庐,投身阿里,迎来转机

1983年,程维出生在江西省上饶市,父亲是公务员,母亲是数学老师。高中数学成绩很突出的他因为漏掉三道题考上了北京化工大学,还不情愿的被学校调剂到商业管理专业。

大四时,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他到一家保险公司实习,付了800元押金的程维从没卖出一份保险。

即便是找到大学系主任也吃了闭门羹,“不是我不帮你,连我们家的狗都有保险了。”老师的回答让他毅然辞去工作。

后来,在一个招聘会上他向一家“中国知名医疗保健公司”投了简历,等到上班时才发现,那是一个连锁足疗店。

前前后后换了几份工作的程维也迎来一个新机会,投身阿里巴巴(下称阿里)。

2005年,22岁的程维进入阿里旗下B2B公司从事销售工作,每月薪资1500元。

虽然卖保险出师不利,但程维做线上企业推广业务却非常成功,很快便得到领导王刚的常识,“刚见面时,程维的销售数据非常抢眼,他最擅长的是客户活动”。

2011年,王刚错失一次晋升机会,于是把团队召集起来讨论创业计划。在头脑风暴的过程中,大家研究了教育、餐厅点评和室内装饰等点子,然而此时一家正迅速扩张的国外出行软件引起了他们的兴趣。

这不是Uber,而是Hailo。

程维判断,中国有200万出租车司机,Hailo的模式可以借鉴于中国。

2012年,他离开阿里,拿着王刚提供的80万元资金支持,创办了滴滴打车。

创业之初,获得投资,军备竞赛

最初几个月,为了战胜十几家竞争对手,程维派出了10位员工中的两人去打开深圳市场,因为那里的监管态度最开放。

但很快,滴滴的服务就被当地政府叫停。

事实证明,滴滴与竞争对手相比仍有许多优势。一些竞争对手完全复制了Uber在美国的策略,与高级轿车司机合作。

但在中国,高级出租车的数量远低于普通出租车。当竞争对手摇摇招车获得在北京机场招募司机的独家合约后,滴滴来到北京最大的地铁站推广其应用。

与一些竞争对手向司机赠送智能手机不同,程维采取了别样策略,滴滴向已经拥有智能手机的更年轻司机提供免费应用,把他们培养成了滴滴代言人。

2012年,北京下了一场史上少见的暴风雪。大街上一车难求,人们纷纷打开了滴滴应用。这天,滴滴的订单量首次突破1000单。

这样的举动引起了北京一家VC的关注,并向滴滴投资200万美元,对该公司估值1000万美元。“如果没有那场大雪,也许就没有今天的滴滴。”程维说。

那时滴滴最大的对手仍是快的,而后者得到了阿里的支持。

但获得腾讯投资的滴滴,也预示着一场新战役的开始。

2014年1月,滴滴发起补贴大战,而背后是微信和支付宝的“支付决战”在两周的时间里,滴滴订单量上涨50倍,40台服务器根本撑不住。

最终,程维连夜致电腾讯CEO马化腾,他在腾讯调集了一支精锐技术团队,一夜间准备了1000台服务器。

在苏州街的银科大厦,滴滴奋战了七天七夜,重写服务端架构。

当时,滴滴搭建后台程序的工程师和程序员连续加班没有休息,持续工作了整整七天七夜。

战役结束后,滴滴并未盈利,程维仍需要进行融资。

当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将中国视为下一关键市场时,滴滴和快的的投资者也意识到,两家公司不能再继续火拼。

俄罗斯风投、滴滴投资人尤里·米尔纳回忆,他开始往返于阿里和腾讯总部游说。

2015年2月,滴滴和快的合并,滴滴占新公司60%股份。作为条件,程维坚持维持公司控制力。

Uber来访,烧钱大战,微妙转折

2013年,卡兰尼克和Uber高管来到中国,造访了滴滴。程维的开场白是,“你给了我灵感。”但随后,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Uber高级副总裁埃米尔·迈克尔甚至怀疑双方是在进行心理战,“那天他们提供的午餐可能是我吃过最难吃的饭”。

在双方会晤期间,程维走向白板画了两条线。Uber的线始于2010年,然后急剧上升,表示其订单量增长;滴滴的线始于2012年底,但却是一条更陡峭的上升曲线。

程维表示,滴滴出行迟早有天会超越Uber,因为中国市场更庞大,许多城市出于流量控制和环保的目的还限制使用和拥有私家车。

“当时卡兰尼克只是微微一笑”。

程维回忆说,卡兰尼克提出Uber投资滴滴,但要持股40%。但他并没有接受这一要求,“我为什么要接受?”

2015年,Uber似乎拥有一些难以超越的竞争优势,比如看起来更稳定的技术和应用。

投资者为Uber估值420亿美元,相当于滴滴当时估值的10倍。在滴滴专注于合并快的事宜之际,Uber迎头赶上,在几个月时间内就声称掌握了中国专车打车市场近1/3的份额。

“当时我们感觉自己就像当年的解放军,我们只有步枪,要应对敌人的飞机导弹轰炸。”程维表示。

此后,滴滴调整了给予司机和乘客的补贴金额。

2015年5月,程维策划了大反攻。

滴滴公开宣布,将补贴10亿元。与此同时,程维及其顾问开始想方设法在美国市场打击Uber。

王刚说,滴滴考虑拓展美国市场业务。2015年5月,滴滴向Uber在美国的竞争对手Lyft投资1亿美元。此举不只是想打击Uber的业务,双方都在为未来争取更多谈判筹码。

在双方竞争的高峰期,滴滴和Uber每年烧钱最多超过10亿美元,为司机和乘客提供补贴。因此,两家公司都需要有新的资本注入。

2016年5月,苹果向滴滴注资10亿美元。一个月后,Uber从沙特投资者融资35亿美元。两家公司发出的信号很明确,要进行一场旷日持久的烧钱大战。

然而,没过多久就出现了微妙的转折。

程维表示,Uber率先提出要化干戈为玉帛。Uber则指出,该公司从沙特获得的35亿美元融资迫使滴滴回到了谈判桌上。

“这像是一场军备竞赛,他们在融资,我们也在融资。但我心里明白,我们要把宝贵的资源投入更有价值的领域。这就是我们最终与Uber握手言和的原因”。

迈克尔和柳青用了两周时间敲定了合作条款。随后,卡兰尼克和程维在北京一座酒店的酒吧内相聚。席间,双方对彼此的顽强战斗表示了敬意。

程维说,“我们是世界上最疯狂的公司,但内心是理智的。我们深知面对一场伟大的技术革命,而且这只是开端”。

根据协议,Uber和滴滴将各自拥有对方的一个董事会席位,但没有投票权。

补贴大战的结束可能意味着用户打车费用的提高,以及提供给司机的补贴减少,滴滴现在希望成为一家能够盈利的企业。

网约车细则的出炉也标志着,程维和滴滴要开启一段新的旅途。

继投资家网在国庆假期之余为大家奉上《李想彻底出局,汽车之家改姓“平安”,回顾创业路,他写下了万字真经》一文后,再奉上一篇程维的创业心得,希望创业者迸发出新能量(以下内容将以程维先生口述形式呈现)。

一、细分领域做的最好,一定能打败巨头

在创业的时侯,我就告诉自己,专心做公司,3年内不出来分享所谓的经验。我觉得还在创业就出来分享,都是在吹牛。如果只是做到了七八十分,就会吹到一百分;做到五六十分,就会吹成七八十分。

这次决定出来分享,是因为我对创业者的处境深有体会,创业的路上都是孤独的。

当初,我在阿里支付宝工作,决定创业后,没有直接辞职而是又在阿里待了9个月,在想创业做什么。当时觉得创业的机会很多,但现在想来,当时对创业的想法都是很浅薄的。

创业前期需要冲动,但不能一直只靠冲动,最后一定要形成自己对商业的判断。

美团网的CEO王兴鼓励我出来创业。当时王兴就已经创业了三四次了,他有了经验,对商业有自己的价值判断。

我也一直生活在巨头的阴影里,这是一个时代的背景。

早期,BAT创业的时侯,当时的巨头是华为、万科,而且他们看不懂互联网。但今天,巨头都身处时互联网行业,他们对创业公司也很紧张,也有自己的顾虑。

如果他们盯上了你,来找你谈,是一件好事,说明你做的事情已经引起了他们的重视。如果他们还没来找你,说明你做的还不够大,没引起他们的重视。

但在细分领域,如果做的最好,一定能够打败巨头。

最后决定做滴滴,其实更多的是靠个人直觉的。

二、创业第一关,需要不停的磨砺自己

我之前在阿里工作,杭州北京两边跑,经常因为打不到车误机。我老家是江西的,有一次老家的亲戚来北京,定了在7点王府井附近吃饭,结果他们5点半来电话告诉我在打车了,等到8点又电话问我能不能去接他们。

有创业的想法后,我咨询了周围的人,所有的人都说不靠谱。但这是正常的,这就是创业的第一关,只有闯过这一关才可能成功。

一开始,所有人都跟我说,司机连智能手机都没有,做打车软件这种想法根本不靠谱。

但正是市场基础不成熟的情况下,创业才可能成功。现在,智能手机已经普及了,司机和乘客的用户习惯也教育好了,市场已经成熟了,但这时候,你再做打车软件,基本上没有机会了。

所以,你会听到很多质疑的声音。我每天都在问我自己这个事能不能做,反复衡量,不停的问自己,不停的磨砺自己。这就是创业的第一关。

投资人的建议是可以听一听的,好的投资人看过很多项目,对行业有判断,他们的建议确实能够帮助你。

很多人问我滴滴创业过程中最大的困难是什么。在我看来,创业很少有最大的困难。

现在的创业是平衡的创业,不像过去依靠长板去赢。现在的创业过程其实是不停的补短板的过程。

一开始,决定做滴滴,主要就解决两个问题:开发软件和线下找司机。

我是从阿里出来的,业务能力是偏线下的。我认识的有线下背景的创业者,95%面临的困难都是找不到技术合伙人。我自己也是,线下的执行力是有,但是我没有技术合伙人。

一开始就做了决定,用两个月的时间上线滴滴软件。

摆在面前的就两条路,要么自己组织团队开发,要么外包。自己也不懂,当时就觉得,自己找团队的时间也挺浪费的,不如找外包。

看了好几家外包,其中一个自称,E代驾是他们做的。当时就觉得,既然做过E代驾,应该可以。就去跟他们谈,我问他们做一个打车软件多少钱。结果,他问我,“你想要多少钱的。”我知道,原来这个也是可以讨价还价的啊。

他介绍说,有10万的,有8万的,也有6万的。我想了一下,要了个8万的,常识吗,选中间价位的。当时候,自己根本不知道技术分iOS端、安卓端、前端、后端。

2个月后出来,对方交付产品时,完全不能用。对方说,50%的几率可以响了,就是说用户呼叫两次,司机师傅那里可能响一次了。因为当时没办法,又着急上线,我就跟对方商议,能不能再改进一下,75%能响的时候上线。

三、走头无路时,上天会给你开启一扇窗

人总要为自己不了解的领域付出代价,创业没有侥幸。等到你真的痛的时候,你就会去补短板。

当时,北京有189家出租公司。我们定的目标是两个月内突破1000个司机。结果40天里,还没有一家出租车公司肯跟我们签约。

每天早上,线下的同事都信心满满的出发,晚上又灰心丧气的回来。每次回来他们都很气馁,他们每天都会被问同一个问题,你们有没有没有交通委员会的红头文件。每天都会被问,有个同事就问我,家里有没有在交通委员会的亲戚,我还真的去问,但我老家是江西的,真的没有。

当时就像,换个城市试一试。想到深圳,觉得深圳是个比较开放的城市,结果,还是碰到一样的问,对方都会我们地推人员,你们有没有交通委员会的红头文件。

等到你努力到无能为力的时候,你觉得走头无路的时候,上天就会给你开启一扇窗。

到了第40多天的时候,一个同事就高兴的给我打电话,说有一家出租车公司愿意跟我们合作了。是昌平一家出租车公司,很小只有70辆出租车。

当时对方也不知道滴滴能做什么,就是跟我们的兄弟喝酒喝高兴了,觉得挺不容易的,趁着酒劲就答应了。我现在在路上看到了营商出租还会特别的亲切,充满了感激。

我们就觉得看到了曙光。

一家签约之后,我们再推广,就可以跟其他人说:你看营商都和我们合作了,你要是不和我们合作,人家的司机赚钱多,回头你们的司机就都跑人家那里去了。

接下来一个星期内,我们又签了4家出租公司。

我打电话给深圳的兄弟说,你看北京有突破了,你们还没有突破就是你的问题啊。他想了一下,觉得我说的也对。

慢慢的,出租车公司有了,我们就要组织给司机培训。

我记得特别清楚,有一次是我亲自去做的,那个出租公司在大兴,在监狱旁,我打车过去,对方一听去大兴监狱附近,就不愿去,对我说,“要不,你在换一辆出租车吧”。

我觉得自己讲的特别的真挚。我说,我是阿里出来的,我虽然是出租车行业的门外汉,但是我做互联网很久了,我在阿里,帮很多行业提高了效率帮他们赚了钱。

说自己出租车是门外汉,但互联网做了很久了。帮很多人提高了效率,但是出租车行业没有变化,我们的软件可以提高你们效率,帮你们赚更多的钱。我自己觉得讲得很诚恳,但下面的司机根本没人看我。他们最讨厌的就是开会,耽误赚钱还经常被推销各种机油汽油,他们就觉得滴滴是新型的骗术。

当时100个司机中不到20个人有智能手机,一般每天只能装7、8个。有天有个同事特别高兴的打电话跟我说,今天获得了巨大的突破,装了12个。

我自己想一想,觉得特别凄凉,我们计划两个月装1000个,现在一天只装7、8个,真不知道公司什么时侯能做起来。

创业的时候,很多事都没有想到过,没有考虑过技术合伙人,也没有思考过市场、运营、CFO这些都可以干什么。

技术外包不靠谱,就开始找技术合伙人。

为了找到可能搭档的技术合伙人,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我找了支付宝的同事,让他帮我拉了一个他认识的在北京工作的技术人员名单,我一个个的跟他们去谈,但是都不愿意出来。我一个堂哥在老家开网吧,是计算机毕业的,我就问他有没有同学在北京工作的,也没有。

有一天,我忽然看到新闻说搜狗和腾讯的新闻,当时就想,大公司有变动的话,不就有技术人员会跳槽。我去腾讯,去百度,约他们吃饭喝咖啡,但是还是没有。

我现在就相信,等到你努力到无能为力的时候,上天就会帮你。

我偶然加了一个微信群,在里面说了几句话,结果有一个人自称是猎头,问我想找什么样的人。但是,认识了这个猎头后,他就没消息了,一个月没消息。但突然有一天,他说,手里有一个人了。我就赶紧约了见面,就是我们现在的CTO张博。

我现在相信,有些人真的跟你就是有缘。我很少对一个男人有这种感觉,就是一眼就知道,他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人。

当时,跟张博谈完,我特别兴奋。一出门口,我就给我的天使投资人王刚打了一个电话说,这就是上天给我的礼物。

四、产品上线只是开始,要做到70分以上

找到张博后,张博说产品不行,但时间不能在拖了,必须要上。就硬着头皮上,能响就行吧。

我去交通委员会演示,结果,我呼叫了两次,所有人盯着看,看了30秒没响。我当时就想钻地洞。再后来,我再去我就带俩手机,哪个响演示哪个。

所以,产品一定要做到70分以上。

我曾经把我的产品拿给王兴看,我对产品自信满满,结果他看了一眼说了俩字:“垃圾”。

我说,你能不能对创业者鼓励一点。

王兴说,你看看现在的互联网产品,哪里还有需要注册的。

我们原本想还每个软件向司机师傅收3块钱,后来发现,我们还得给司机补贴。

流量是一个大问题。一开始没有订单,有一天一帮司机找到我们公司,我们公司当时很偏远的,他们找来了,当着我的面摔手机,说我们是骗子,一天十几个M,没有一个订单。我说M是什么,后来发现是流量,他们不知道M是兆。

没有订单,还要走流量,那些司机师傅根本就不开软件。有一天,我们看我们软件,发现北京只有16个司机在线。地图上就亮了16盏灯。

我就说,起码有16个司机相信我们的,我们不能让这16个人失望,不能让这16盏灯灭了。

没有订单,我就找人去打车。

我面试了一个人,他问工作是什么,我说打车。我每天给你400元,你就绕三环打车,不要去昌平,资金有限,省着点花。

我觉得他应该是最轻松的人,但他跟我自己很痛苦。他说,你很难体会一个打车的人的痛苦。我早上出门要设计路线,我打到了三元桥,想换一辆车却别的地方,结果那个司机师傅也不走,还等着再拉一个,我再三元桥无事可干,我想走又不能打,怕上车被看出来我是一个托。

我说,那要不你就去发传单吧。他问我去哪里发,我说你去人多的地方。结果,他就去西站发传单,在北京西站的一个天桥下,刚把传单拿出来,就被人摁住了,给我打电话,说在派出所,被当成上访的了。跟派出所的人解释,对方也不知道滴滴什么。后来,他去了易到用车,我们还经常联系。

原以为产品上线是一个门槛,但是上线只是一个开始。

五、平台最重要在运营,是线上线下的平衡

早期太苦了,我们不知道怎么提高流量,连张博都一起想办法提高流量。我们用了很多办法,我自己还去小区的电梯里贴传单,去国贸的路边发传单,但都没有作用。

还是那一句话,努力到无能为力,上天就会帮你开一扇窗。

一个事情有很多面的。我当时在支付宝做团购,跟拉手的吴波,美团的王兴都聊过,吴波偏市场营销,王兴注重技术,都没错。都说拉手烧钱,我觉得拉手不叫烧钱,它只是帮大家教育了市场。我有这个资格说拉手不叫烧钱。

当时觉得,团购已经很少钱了,但今天我们的竞争程度比团购激烈100倍。

我们的第一个对手是摇摇。当时摇摇做专车,2012年4月他们就拿到了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和真格基金的350万美元A轮融资,我们后来的天使才80万元。他们已经有用户基础,资金是我们的100倍,他们转型做打车。

当时,摇摇的第一个策略是在广播电台做了一个广告,介绍自己的软件,然后说2周后去一个地方开会。他们做那个广告花了几十万,我们一共只有80万元,这仗没法打。我们一筹莫展,一位负责后勤的同学说他有办法。

当时流行电视购物节目,都会在结束后接一句:即刻起拨打电话xxx。我们负责后勤的同事就出主意,说我们接着摇摇后面做一个,现在拨打电话xxx即可下载安装,反正司机师傅也分不清摇摇还是滴滴。

结果等到两周后,摇摇开会的时候发现没人去。他们打电话问司机,司机说,我们已经安装好了啊,不是拨打电话xxx就可以安装了吗。

摇摇的第二招是租下了机场的一摊位。我们也找了各种资源,也认识机场的人,但是机场的摊位还是被摇摇租去了,有时候认识人也没用,还是看钱。摇摇当时比我们出得钱多的多。

我现在的感觉就是,你遇到这样的出手很辣的对手,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去赢。

后来,我们一位同事谈到了西站一个摊位,30万元没有,4000元我们还是有的。

工作人员穿着工服站在那里帮司机安装软件。那时候,司机们也不懂什么是智能机。我们的工作人员就挨个问,是不是诺基亚的,要不是,就拿过来,给他们装软件,然后给他们一张宣传单,让他们回去看怎么用。一分钟装一个。

所有的细节都要考虑到,在厕所旁边,我们要考虑是他进去的时候发传单,还是出来的时候发传单。进去的时候发,出来的时候那张传单就没了。

你可能一辈子也不能理解的,就坚持和拼搏。事情做没做成,就看有没有用心。

我们有了司机后,订单的压力就变得更大。对平台最重要的就是运营,是线上线下的平衡。

2012年北京的雪特别多,那个大雪的夜里,我们的订单一夜之间过了1000单。

其实我想想都后怕的,你看2013年,2014年雪下的那么少。如果没有2012年的大雪,我也不敢想。所以,我们现在开玩笑,说我们的市场部,都变成了天气预报部了。

我们的运气是好的,但这些运气首先是我们在不停的努力,一直把事情做到了极致上。

平台类的打法,是双边交易市场的模型。其中的关键点是低门槛,你看马云还讲开放,淘宝这么大的体量还是不收费。今天零门槛都没用了,我们还要去补贴用户。

一些创业公司走差异化,但是有些差异化是无效的。比如,一些租车公司投资硬件,给司机发iPad,这个也被证明了是不行的。给行业做基础建设没效的,都在装硬件的时侯,我们就不去做这个,我们把滴滴做到最好用,装到他们的硬件上去才是最有效的。

接下来,就看谁能跑得快,然后把业务结果变成资本。

六、业务都是假的,只有团队才是真的

在A轮前,我都没有见过投资人。你要记住,投资人都是锦上添花的,没有雪中送炭的。你一定要等到公司做到了一个点,自己要知道到了这个点,再去找投资人。

当然也有一些可能做小而美。但今天的背景是,钱不值钱,人人都有钱的时候,在资本驱动下,是有可能会摧毁产品的短板的。

我现在对创业者的忠告就是,要迅速、有效的去试错,去找到最有效的打法。

一开始,最多在一两个城市先把自己的模式验证好,要把自己的最精锐的部队放进去验证整个打法。

但很多人都死在上面。之前我又一次做分享,说最重要的是速度。结果,一个初创公司回去就迅速扩展到北上广深,它招了很多人,接着就是大裁员。它买了房子借了很多钱,最后又回到了原点,现在借的亲戚的钱都还没还上。

我们烧了很多钱,也有了很多经验。一开始就打一个城市,要一个点打破了,再横向复制。我们的投资人开玩笑说,可能会把26个字幕都融完了。

我40%的时间都用在了招聘上。

我见关明生,阿里的第一任COO,他加入阿里的时侯还是2000年,就说:给我讲讲马云怎么组建团队的。

你看三国演义,一大半的时间都是讲他们如何加盟的。怎么找到他们,怎么判断他们。

我们早期工资只有5000元,一视同仁,但怎么样打动他们,怎么融合,这里占据了我工作的80%,我得不断的让团队越来越强大。

业务都是假的,团队才是真的。没有好的运营,没有融资,团队也是假的,所以我们的第一天条是:一切问题,都是管理者的问题。

首先,你要敢想。看到柳青,我也紧张,不能论是能力还是人品,柳青都好的让人紧张。怎么去跟她谈,我也别紧张。

但实际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需求。

迈出第一步最难的。

柳青原来的工资是400万美元,我说跟她说,工资的一半都是你的,剩下的是我们的。

聊了一个星期,我说我们一起去一趟拉萨吧。说走就走,我们接着就定了机票,一共8个高管,一起飞到了西宁,租了两辆车,计划三天开到拉萨。我也不知道拉萨在哪里,就是有一个模模糊糊的目标。

第一天,我们到了青海湖,原计划是住宿的,但天还没黑就继续往前走,结果下雨,又是山路。好不容易开到了一个小村庄,有个小宾馆,黑马河宾馆,我们进去又被下出来了,里面都是狗。

那一天,我们开了1700公里,好不容找到了一个宾馆。两个司机都发烧了,他们跟我说:其实我早不行了,我一路上都是方向盘顶着胸口开过来的。在那个宾馆里,8个人吸了3000块的氧气。

等开到了喜马拉雅山底下就哭了,我就想,这就是创业路,团队就需要信任,我是把命交给了司机,我就信任他们。

结果,一位同事问我哭什么,我告诉他后,他也哭了,他说想起自己以前的弟兄,他们也是信任自己。

那天,柳青写了一个很长的短信说,“决定了,上路了”。

我们一个月烧钱烧掉三四亿元,压力非常大。半年后,决定一起去旅游,原本是要去耶路撒冷的,但那里在打仗就改去了土耳其。

在土耳其,周围都是外国人,我们这些背景、想法各一的人,就是一个团体。我们晚上就一起做一个生命树的活动,聊人生,聊怎么变成了现在的自己。经历了哪些些事情,哪些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我们讲别人都很厉害,但讲自己都很难的。一旦讲出来,彼此就都变得很信任。

我们坚持了20期了,每个月都会把六七十位管理者拉到一个封闭的地方,第一天讲业务,接下来就是做各种活动,彼此融合。

就像一艘船,船长是不能弃船的,船沉了船长要跟着一起死,企业的路大于人的一个寿命。

就像麦哲伦航海,他当年带了三艘穿出去,碰到了无数的困难。

人在没有希望的时侯,是会疯狂掉的,还有哗变,每天要面对无数的挑战。但他有坚定的信念,每天都清楚的知道自己要走哪条道路,所以他做到了。

其实都是一样的,这就是人生的修炼。

七、只要投资人不打款,一切都是扯淡

在这个时代,不创业是会后悔的。

天使要找有经验的人,朋友的钱最好不要。因为创业初期,一个错误就死掉了。

从天使到A轮,最重要的是验证自己的商业模式,在这之前,投资人是不会投你的。

只要投资人不打款,都是扯淡,要忘记他们的nice。

我们的投资人,见面都没有超过两次的。好的投资人,一定会告诉你,下一次见面的时间。每次要有两个备选投资人,其实,自己也不知道值多少钱,有两个,这样就不会太亏。

A轮的时候,我没想融很多的。第一家,他说要投500万美元让我们等一下,结果等了2个月,他说有新想法。之后见了30十个投资人,在市场没有突破的时侯,见他们也不会投的。但是,当时,见他们是有帮助的,他们看过很多项目和行业,能给我们很多经验,启明,经纬给我们的建议都有帮助。

但等到你的市场做起来后,你就要敢问他们,我要找最好的投资人,你有什么能帮助我的。

每一次谈判,每一个条款都可能决定公司的生死。不要心疼钱,要找到好的代理中介,这是值得的。

 

商务合作/媒体合作邮箱:yuanjing@wefinances.com

本文为投资家网(www.investorscn.com原创文章,媒体和公众号转载请务必按注明来源,否则视作侵权。

投资家网(www.investorscn.com实时提供专业的创业、投资资讯和深度分析。长按以下二维码添加"投资哥"可与小编深入交流,并可加入微信群参与官方活动,赶快行动吧。

aaa

猜你喜欢
原创

想从娃娃机创业中暴富,做梦吧!你又掉进了商家的陷阱!

创业

2019年了,暴富骗局还是那么几个。

2019-11-17

陈琦

To B领域风起云涌,中国创业进入下半场,残酷厮杀早有定数?

创业

如果用简单的行业术语来定义To B和To C,To B就是面向企业推出的服务,To C就是面向个人消...

2019-05-18

一大批海内外精英突然集聚温州,一个大机会来了!

创业温州

“温州具有国家自创区政策先行先试的优势,希望我们的项目能在此落地,得到更好发展!”昨天,“才聚瓯越·...

2019-04-03

零界 · 新经济100人2019年CEO峰会在京圆满落幕

创业投资新经济100人

2019年3月28日-3月29日,零界·新经济100人2019年CEO峰会在北京隆重举行。

2019-04-03

红杉创始人Don Valentine逝世|传奇终将永存

红杉资本

今天,红杉资本创始人、铸就硅谷传奇的领袖之一Don Valentine(唐•瓦伦丁)在加州伍德赛德的...

2019-10-26

第二届NCTS中国云测试峰会在京举办,AI成为行业新风向标

2019NCTS峰会

2019年10月26日,由Testin主办的第二届NCTS中国云测试行业峰会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正式召...

2019-10-26

“智慧零售 铺天盖地”战略成效明显,梦洁股份三季度业绩大幅增长

梦洁股份

10月25日晚,湖南梦洁家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梦洁股份”,证券代码002397)公布其2019...

2019-10-26

福安药业三季报业绩稳健增长,聚焦医药健康全产业链

福安药业

10月25日,福安药业(300194.SZ)披露2019年三季报,业绩保持稳健增长。

2019-10-25

原创

李开复: 把AI当做黑科技投资的时代已经过去

李开复

未来人工智能将如何发展?这是一个人人好奇的问题,李开复又是怎样看待人工智能的呢?

2019-10-25

车主邦力捧中国物流峰会“服务创新企业”大奖

车主邦

一场峰会,论道物流、供应链、金融的行业变革。

2019-10-25

聚焦!小胖机器人AI双教课堂助推山东教育变革

小胖机器人

10月19-22日,由山东省教育学会教育管理研究专业委员会主办,山东省小学教育发展共同体、青岛市即墨...

2019-10-25

万圣节和中元节有什么不同?

万圣节中元节

前几天,运营组在「东方青创营」发起了一个万圣节换头像的活动

2019-10-25

原创

重磅!资管新规松动,创投基金、政府引导基金迎来春天

VC创投政府引导基金

自2018年央行牵头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即资管新规)以来,中国股权投资行...

2019-10-25

第三届全球青年创新大会在京召开,金领奖榜单揭晓

全球青年创新大会

2019(第三届)全球青年创新大会(Global Youth Innovation Conferen...

2019-10-25

投资家网(www.investorscn.com)实时提供专业的创业、投资资讯和深度分析。长按右侧二维码添加"投资哥"可与小编深入交流,并可加入微信群参与官方活动,赶快行动吧。

傅盛对话赵何娟:2020是AI产品化一年,服务机器人出货量将大增

12月6日-8日,以“分野与共识”为主题的2019T-EDGE全球创新大会在北京举行,大会由钛媒体和...

25岁成为中国首富,38岁身家1269亿,女版“王思聪”的另类人生

去年7月至今,杨惠妍通过香港上市公司碧桂园所得的股票分红累计套现89亿元。杨惠妍家族以财富1750亿...

地处三线城市,这家MCN竟然一年内成为抖音最能带货的机构之一!

“想要比别人跑得快,就要比别人付出的多”,朱亮对投资家网记者说。

移动游戏出海才是中国文化输出的先锋军

一个国家的崛起,最先崛起的是经济,然后就会是军事科技和文化。

光大控股艾渝:AIOT进化论——拥抱智能化时代的战略引擎

Super Return Asia本周在香港举行,光大控股董事总经理、新经济负责人、特斯联CEO艾渝...

投资家网协办:苏州相城经济技术开发区(深圳)投资推介会圆满举办

投资家网协办:苏州相城经济技术开发区(深圳)投资推介会圆满举办

多年来,来自珠三角和长三角的企业在相城保持了强劲的发展态势,良好的成绩有目共睹。在此落户的企业,如今...

引领产业新趋势|第十四届中国IDC产业年度大典启幕在即

引领产业新趋势|第十四届中国IDC产业年度大典启幕在即

2019年,是数字经济风起云涌的一年。传统行业的发展进入了瓶颈期,而以5G、大数据、边缘计算、新能源...

猎云网2019年度CEO峰会:穿越周期,解密新常态下的创投变迁逻辑

猎云网2019年度CEO峰会:穿越周期,解密新常态下的创投变迁逻辑

12月10-11日,2019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在北京望京凯悦酒店隆重举行,近百位知名...